导航菜单
首页 > 智能硬件 » 正文

燃放烟花爆竹:爱眸康282个禁放城市106个有限开禁

  春节过了,但关于春节的话题还在继续。今年春节,很多人都有一个感觉,那就是鞭炮声比往年多了。今天的媒体聚焦,我们就来说说放炮的事儿。

  人民日报——282个禁放城市106个有限开禁

  先来看人民日报的报道,据有关部门统计,(10多年来,我国共有北京、上海、南京、广州、武汉等282个城市禁放烟花爆竹,但近年来,随着老百姓春节燃放烟花爆竹的呼声越来越高,各地禁放烟花爆竹的政策有所松动。)今年春节,已有106个城市由原来的全面禁止调整为指定地点、指定时间的限制燃放。

  齐鲁晚报——过瘾!年味儿回来啦

  在泉城济南,从腊月二十三起,市区的鞭炮声就不绝入耳。而除夕夜的烟花爆竹,更是经久不息地响彻济南城市上空。(齐鲁晚报的报道说,今年春节,济南市实施10年之久的鞭炮“禁放令”开禁,让济南人过足了一把鞭炮瘾,)人们纷纷感叹,久违的年味回来了。

  新华社——爆竹 重新点亮城市夜空

  可以说,“禁放令”的开禁让很多人重温了久违的欢乐。而谈到“禁放令”的起源,还得从10多年前的北京说起。新华社的报道说,1993年春节,出于安全和环保的考虑,北京市开始禁放鞭炮,之后全国有近300个城市先后效仿。但事实上,在很多地方,禁放令自打颁布实行的那一天起就开始面临尴尬,一方面政府部门对违禁燃放者不断查处,一方面偷放行为屡禁不止。

  羊城晚报——鞭炮燃放宜有限开禁

  但是,不能否认的是,禁令在管住灾害的同时,也管住了人们欢乐的情趣。羊城晚报的报道说,(中国人春节燃放烟花爆竹的习惯已经延续了两千多年,放鞭炮已经成为增加节日气氛的一爱眸康种有效手段。尽管燃放鞭炮可能会引发火灾或者其它伤害,但这毕竟只是问题的局部,广大群众享受微粉庭传统过年习俗的快乐才是燃放鞭炮的主流。)作为两千多年的传统习俗,春节燃放烟花爆竹理应得到保护。对于其带来的安全和环保问题,政府应该加强引导和管理,把可能造成的危害降到最低,而不是一禁了事。

  人民日报——民俗悠久禁放不容易 民意不一政府难

  人民日报的文章说,很明显,“禁放”实质上是政府禁令与传统民俗的冲突。单纯地“禁”或单纯地“放”,都行不通。(解决之道在于在“禁”与“放”之间找到一个结合点,那就是有组织地限放。文章援引河南大学民俗与文化研究所所长高有鹏的话说,单纯地“禁放”,势必造成节日文化符号的单调,进而危及传统文化的延续。)政府应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有组织地燃放烟花爆竹,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强化民俗的正面功能。

  大众日报——喜庆爆竹应有度

  大众日报的报道说,(顺应民意,我国很多城市都有限制地解除了禁放令。但由于部分市民燃放烟花爆竹不节制、不讲公德,喜庆的爆竹也给别人带来了许多烦恼。)有的住在高楼里的住户把长长的“鞭炮”挂到楼下人家窗口上燃放,有的把单个的爆竹点燃了往楼下扔。有的则不分早晚,只顾自己狂放,却影响了别人休息。文章说,燃放爆竹再喜庆也应该有个度,除了保证安全之外,还应当考虑不影响别人。

  羊城晚报——燃放鞭炮是一项受限的权利

  羊城晚报则概括说,燃放鞭炮是一项受限的权利。(不分时间和不分场合地对燃放鞭炮开禁,无异于鼓励喜爱鞭炮的人向不喜欢鞭炮的人展开一次集体侵权。)所以,政府应该通过必要的提醒,让公众知道燃放鞭炮的权利是有界限的,同时也让公众树立自觉的意识,在燃放鞭炮的时候,尽量不去影响别人的合法权利。

  城市快报——天津春节燃放烟花爆竹有三限

  在这方面,天津的做法可以做一个借鉴。城市快报的报道说,今年春节,天津对市民燃放烟花爆竹继续实行“限时、限地、限品种”的“三限”措施。除了对可以燃放爆竹的地点和品种进行规定外,天津市还规定,在外环线以内地区,每天晚上10点到次日早上6点,禁止燃放烟花爆竹。除夕当晚也只能延长到次日浩方武林英雄凌晨两点。对燃放时间的限制,显然保证了春节期间大部分人正常休息的权力。

  国内聚焦结束语

  春节过去了,元宵节就要到了。正如新华社的文章说,在即将到来的元宵节,以及明年、后年乃至年复一年的春节,爆竹声恐怕还将持续下去。而要让爆竹真正成为节日喜庆的欢歌,需要城市管理部门提高管理和引导水平,同时也需要我们每个人在尽情欢乐的时候多想一想别的人。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