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智能硬件 » 正文

互联网产业不是检验西索的寻苹果之旅一座城市未来前途的唯一标准

  文/王新喜

  今天的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有目共睹。以至于,人们开始偏爱用互联网产业的发达与否来定义一座城市,甚至,用互联网产业的前景来看待一座城的前景。

  在国内,互联网产业的三巨头腾讯、百度、阿里的总部分别坐落于深圳、北京、杭州。北、深、沪、广四大一线城市虽然所占有的互联网资源、政策优势、人才都要明显强于其他城市。

  但是在一线城市之列,没有互联网一线巨头诞生的上海与广州,就长期成了业内研究的对象——认为这两座城市之所以互联网产业不行,要么就是排外、保守,要么就是思维不够前沿,要么就是城市的创业氛围、资本等诸多方面的配套跟不上。

  总结起来就是,互联网产业不行,发展前途也肯定不行,以后掉队是肯定的。比如上海遭遇的研究最多了,比如上海为什么没有马云?为什么上海的互联网行业跟它的一线城市地位不符?上海不相信互联网等等诸多讨论一直以来都没有停止。

  按照这个逻辑,其实许多人在内心已经认定互联网产业是检验一个城市未来前景的标准,而且是唯一标准。

  其实这种逻辑是不合理的。

  我们必须看到,互联网产业对实体产业与经济的带动作用是比较大的,甚至也有数据显示,互联网产业的发达与否与其GDP增速有直接关联。之前有报告数据显示,互联网+数字经济每增加1点,内陆省份GDP上升幅度相较东部沿海省份高1619.48亿元。

  但是我们也需要看到,没有一线互联网巨头诞生的上海,其城市GDP第一的头衔还从来没有被其他城市拿走过。我们同样需要看到,在深圳,其实腾讯之下,互联网产业相对荒芜,支撑起整个深圳快速发展的是更多是制造业与硬件产业。

  而在深圳,无论是华为还是大疆等技术驱动型企业,均是美国所防范并且关注与深度研究的对象,在它们看来,这些技术型企业才是能够最终威胁它们地位的潜在竞争对手。

  每个城市都有它自己的定位。以及有它发展相关产业的得天独厚的资源。其实BAT分别位于北京、杭州与深圳,有其偶然性的一面,也与城市基因相关。

  比如浙江人擅长做生意,小商品经济产业发达,电商产业是与该座城市的产业资源与城市性格契合的,马云在杭州创办淘宝与其家乡因素相关之外,也或多或少考虑到了城市地域性资源与产业配套相关因素。

  在北京,很早之前政策对于互联网产业的扶持力度就很大,在2000年左右的时候,北京市对高科技产业出台政策支持,使得北京的互联网配套设施快速完善,如今中关村(000931,股吧)拥有高新技术企业近2万家,其中,独角兽企业67家,占全国一半左右,是全球仅次于硅谷的独角兽最密集区域。

  在北京,有夸张的说法是任何一家咖啡厅的杯子砸下来,都能砸中3个互联网创业者,和2个VC。北京为了配合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据说将设立互联网法院,互联网类官司高峰占比近半。

  张小龙在广州捧出了微信,恰恰是因为张小龙恰好是当时带着邮箱团队,而邮箱团队又恰好在广州,如果张小龙的团队当时在成都又或者在深圳,也并不妨碍微信一样会诞生。微信从广州诞生,也有其偶然性的一面。广州这座城市其实并没有给当时微信的诞生与爆红赋能。

  上海在PC时代也曾经辉煌过,不过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盛大、巨人、九城、久游等曾经耀眼的企业快速衰落。关于上海为什么出不了马云?上海为什么出不了BAT?之类的质疑从来没有停止过,但尽管如此,上海却诞生了拼多多。这本身也有着它的偶然性。

  从大的方向说,上海是一座成熟的资本与金融非常发达的城市,外资在上海也扎根已久,互联网创业成本相对较高。中产阶层壮大的很快,这与香港类似,中产阶层壮大导致社会形成稳固的锤纺型结构,这导致对新西索的寻苹果之旅生事物接受速度变慢。吴晓波曾经说过:“一个喜欢大资本的城市,和一个必须以破坏、创新为主的互联网公司,有一种天然的冲突。

  当一个社会的商业金融与社会分工高度发达的时候,往往会压制创新创业的活力,并且抬高创业的成本。但是,上海无论吸纳外资或者发展金融、航运、服务业、高端制造等产业也没有什么不好,支撑一座城市的繁荣,未必一定需要互联网产业的发达,金融型企业在上海的成功案例就非常多。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